我们可以判断
2021-03-02 23:02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在两个门房之间,有一个长方形的通廊建筑。袁东山说,在建筑中央的4米余宽通廊两侧,就是狱室所在,“这些狱室中间应该是用木桩隔成了一个个单独的房间,我们目前只能根据史料推断,最大的房间应该有10余平方米,而且内墙之上应该只开有狭小的窗户以供空气流通。”

在两堵石墙围起的遗址内,考古队员们还发现了四散分布的青石地板,根据测量,这些青石都被打磨成了80厘米长宽的正方形。袁东山说,这些青石就是明代监狱的地板。

在木质构件已经无迹可寻的情况下,袁东山依据目前发现的残存石质遗址作出推测:“我无法推断监狱的围墙有多高,但可以知道,监狱一共由两堵石墙围成,外墙厚约1.5米,内墙的厚度也达到了1米多,它们围起的面积大约有4000多平方米。”

通过电脑的三维技术,考古专家们复原了这个明代监狱的大致样貌———从上往下俯瞰,监狱呈长方形的四合院构造,前后各有门房进出,“两个门房内的房间是狱卒们进行看守的地方。”

袁东山说,这是三峡博物馆内绘于1888年的《重庆府治全图》复制品的“功劳”。“在这张地图上,老鼓楼旁就标注有‘监狱’二字,通过考古现场发掘的遗迹进行判断,图上所绘监狱的模样和考古现场发掘的地基走向完全相符。明清的衙署一脉相承,因此,我们可以判断,这个占地4000平方米的建筑,就是从明代开始就修建完成的监狱所在地。”

当年的巨大石墙,历经数百年岁月,如今只剩下残存在泥土里的一米余宽基座。石墙围起的4000余平方米范围内,偶尔可见被层叠其上的后代建筑挤压得变了形的青石板。建于明代的这个建筑用来做什么?昨天,指着电脑上的三维复原图,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说,它就是明代重庆城的监狱所在地。袁东山表示,在刚刚荣获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上,考古队员们不仅发现了南宋时期重庆城的行政中心,还发现了明代重庆城的衙署监狱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cqipfs.com现金彩票开户官/威尼斯网址开户网站k/足球现金网开户/现金盘口开户版权所有